叫遥遥

和正国相遇的一周年纪念

主今天很不对劲。
这是遥的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忽然达成的共识。
虽说她和平时一样会忽然扑过来,或者是在日常的聊天时完全没有女孩子的自觉把身体凑近。但是今天这种行为对其他人的频率明显减少了,或者说是对他们中的一人明显增多了。
在别人私下悄悄的议论着今天主的反常时,遥正以比平日过分十倍的程度黏在她近侍的身边,说着最近的出阵和本丸里大大小小的事务。而她的近侍刀同田贯竟然被她这么黏着也毫无怨言的样子,更可怕的是两人的神情和以往都没什么区别的在做着审神者和近侍该做的公务。
在这多少有些诡异的场景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遥的某个行动彻底宣告了她今天奇怪的行动的理由——今天是她婶生中仅次于就任日重要的日子。
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守,但是那和她参与政府的活动带回来的守有所不同,是一个仿佛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堪称稀有的极守。她就这么把它交给了她身边的付丧神,郑重严肃但双颊泛红的宣告了什么。同田贯也就像是理解了什么,收下了极守后略带粗暴的揉了揉审神者的头,把她原本梳的整整齐齐是短发弄的有些乱,甚至翘起了几撮头发。
今天是她和他第一次在这个本丸相遇的日子,即便遥早在成为审神者之前就已知晓这些付丧神是怎样的存在,她还是选择了像个笨蛋一样就这么坠入爱河。像今天这样的一周年还能过几次她也无从知晓,也许在明年的今天还没有到达,这场战争就已结束,这个才谱写完开始的恋爱物语也就结束了。
但是对遥而言,不论在未知的未来结局是如何,现在的这一刻自己是幸福的就好。
果然今天,还是幸福的啊。

评论

热度(1)